上海体彩网

<del id="vdx9f"><span id="vdx9f"></span></del>
<var id="vdx9f"></var>

<del id="vdx9f"><address id="vdx9f"></address></del>

        <cite id="vdx9f"></cite>

        <del id="vdx9f"></del>

        <cite id="vdx9f"></cite>

        <b id="vdx9f"></b>

        <b id="vdx9f"></b>
          采得百花好釀蜜——讀散文集《一路風情》 -- 世紀金榜
            當前 位置>>世紀金榜企業之窗開卷有益 → 企業之窗正文


            采得百花好釀蜜——讀散文集《一路風情》
          作者:[本站編輯]  來源:[人民網]    分享到: 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作家的創作思維和創作靈感來自哪里?從哲學的角度看,應來自兩個方面:一曰間接經驗,二曰直接經驗。前者即閱讀,后者乃采風或曰生活,兩者也就是古人所說的“讀書”、“行路”。讀書行路是作家開拓視野、獲取創作素材的必由之徑。但兩者相比,采風應居閱讀之左,因為“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”。對于作家來說,行路采風、深入生活如同蜜蜂采蜜、廚娘買菜備料;只有采得百花才能釀出甘甜的蜂蜜,只有購得五味才能施之以煎炸烹煮,做得出美味佳肴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蜜蜂難釀無花之蜜,作家不深入生活難以獲得第一手創作素材。自古偉大的文學家幾乎都是偉大的采風家,孔子周游列國,李白“五岳尋仙不辭遠,一生好入名山游”,徐霞客翻山涉水,王維半官半隱,杜甫、李清照為避戰亂浪跡天涯,韓愈、蘇東坡仕途坎坷,多次被貶,一生中很多時間不是在被貶的地域就是在被貶的路上。雖然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采風、采風時的心境不一,但他們都上路了,看到了、聽到了、感受了并創作了。于是,唐詩宋詞中的佳作誕生了,《論語》《徐霞客游記》問世了,這些流傳千古的名篇名作都是先人行路采風的大成。在當代,毛澤東同志對作家藝術家的創作路徑早就給予了明確指引,他在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中要求“中國的革命的文學家藝術家,有出息的文學家藝術家,必須到群眾中去,必須長期地無條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農兵群眾中去,到火熱的斗爭中去,到唯一的最廣大最豐富的源泉中去,觀察、體驗、研究、分析一切人,一切階級,一切群眾,一切生動的生活形式和斗爭形式,一切文學和藝術的原始材料,然后才有可能進入創作過程。”
            多年來,炳吉遵循導師的教誨,承襲文學先輩的學風,沿著“采風——創作——采風”的道路一步步走來并向未來一步步走去。采風,擴大了他寫作材料的庫存;寫作,激發了他行路采風的動力,良性循環使他在文學之路上愈走愈遠。
            炳吉采風必做記錄,對所見所聞所想必隨手記之。日積月累,他的采風記錄已達數百萬字。但是,編入此書的文章只有區區十幾萬字。何也?炳吉認為,采風筆錄只是粗略的記要,是流水賬,不能等同于文學作品。為了將采風筆錄升華為散文作品,他以筆錄為基礎,提煉主題,發現立意,而后擇其精而去其粕,擇其獨到而去其一般,大刀闊斧,千淘萬漉,“吹盡狂沙始到金”,最終把臃腫的采風筆錄雕琢成了一篇篇精致的美文。打開《一路風情》我們可以發現,書中的散文多為千字之文,無贅言,無冗語,精短干練,言簡意賅,這是他的散文特色,也是常被選為中小學生課外讀物的主要原因。
            炳吉采風不分時間場合,生活中、工作中,他時時采風,處處采風,時時處處注意收集、記錄社會的萬象、山水的特性、人物的個性,留意那些發生在身邊的可供創作的素材,隨時記錄腦子里的“一閃念”,及時將這些素材再造為文。因而他這部散文集所展現的世界顯得豐富多彩、生動活潑。事實上,采風主體(作家)的采風形式是多種多樣的,采風活動有“平時采風”和“專門采風”之分。所謂“平時采風”是采風主體在日常生活中發現的可供創作的閃光點和典型素材;所謂“專門采風”是指采風主體參加的有目的、有計劃的主題采風。采風主體創作意識(靈感)的產生既依賴于平時采風,也依賴于專門采風,兩者對于采風主體創作文藝作品來說不分軒輊,不可厚此薄彼。
            炳吉采風很注意觀察發現生活的細節。發現美、捕捉美,把個體審美經驗通過文學的形式表現出來是每個作家的終極使命。然而,采風主體是被動的,而采風客體是活躍的、五彩斑斕的。采風主體不能把世界上最值得再現的那一面搬到紙上,個中的原因除了創作技巧外就是采風主體沒有把握采風客體的細節。事實上,采風客體的表象美(整體美)易于被發現和采集,而其細節美卻常常被我們所忽視。在采風活動中,炳吉注意到了這一點。如果把采風的客體看做一棵大樹,那么,炳吉不僅留意樹干還留意樹枝,不僅留意樹枝還留意樹葉,不僅留意樹葉還留意樹葉的形狀、薄厚、紋理、顏色、透明度,等等。正是他看得仔細,寫得精道,他創作出來的作品才顯得細膩感人,才與眾不同。例如,他在《疤樓》一文中寫道:“我住的這座木屋是真正的木屋,屋頂、地面、里墻、外墻,從上到下、從內到外,梁、檁、椽、門、窗、梯,無一不是木質。細看這些木質材料卻個個帶有在抗爭中生長的疤痕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這是一座木樓又是一座‘疤樓’。這座疤樓與構成它的每一塊木板一樣,遠看風光無限,近看傷痕累累;表面上是一道風景,實則是一身風霜。”
            炳吉采風注重采風的效果,不贊成蜻蜓點水、走馬觀花。他認為“走馬式”采風雖然有時也能激發作家的創作靈感,但要發現有深度、有內涵的創作素材,就需要沉下去、坐得住,不辭路遠、不憚險巇,不辭辛苦,才能占有大量的第一手材料。收錄到本書中的有關海南的6篇散文是他兩去海南、行程萬里、客居百日寫成的;有關武當山的散文是他在那里采風7天的成果;為了寫2000多字的《小姨的天主堂》他跑了5次正定、2次天津。
            在自己勤于采風創作的同時,炳吉還于2014年的重陽節組織河北省的部分作家、藝術家成立了河北省采風學會。他把這個學會的宗旨確定為“行走天下,寫寫畫畫”。他認為,這一宗旨中的兩句話如車之兩輪、鳥之兩翼,缺一不可——行走是為了采風,采風是為了創作。這個學會成立后,他們組織了多批次、大規模的采風、征稿、評比、研討等活動,從而開闊了作家、藝術家們的視野,增長了他們的見識,激發了他們的創作激情。在鼓勵和組織廣大作家、藝術家積極采風的同時,炳吉率先垂范,他或借機采風,或專程采風,天上飛,地上跑,攀登五岳,探秘四海,足及歐亞二洲,走遍了中華大地,體驗了山高水長,采來了各地風情。他邊走、邊看、邊聽、邊想、邊寫,創作了很多優美的篇章!兑宦凤L情》中的文章就是從他這些作品中輯錄的精品。
            《一路風情》一共六輯,分別輯錄了《那里的靈山》《那里的秀水》《那里的城市》《那里的鄉村》《那里的國度》《那里的古韻》。隨手開卷,我們看到的并非只是風花雪月,并非只是青山綠水、鳥語花香!兑宦凤L情》可謂“三有”之作,品之不忍釋手,釋手難以忘懷。所謂“三有”,乃一有敘述、二有藝術、三有哲理。敘述,是文章的主體,凡文皆有敘述,但本書的敘述總是那樣誘人;藝術,即用藝術的表現手法、藝術的語言、藝術的技巧去敘述,去表達;哲理,即通過敘述引申出一些形而上的東西,包括感悟、規律、范疇等,讓人讀后點頭稱贊、回味悠長。一本書、一篇文章,如果只有敘說,泛泛而談,形如流水,缺乏藝術性,就顯得寡淡無味;如果只有藝術性,清風明月,花開花落,語句再精,用詞再巧,雖然能給人帶去小資的饜足,但缺乏深層次的發現,文章就沒有分量,就沒有讓讀者回味的余留。當然,“三有”不是美文的恒定標準,也不是唯一標準,《一路風情》中的文章也不是篇篇“三有”。
            背靠青山又常去拾柴,我相信炳吉的文學創作之火會越燃越旺;面對百花又常去采蜜,我相信炳吉的文學之夢會越做越甜。期待著他美夢成真,期待著讀到他更多更美的文章。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版權聲明 關于本站 豁免條款 問題反映 下載說明
          魯ICP備09011184號 授權使用:世紀金榜集團股份有限公司
          Powered by:世紀金榜 Version 2006(客服電話)400-060-1799 400-070-1799
          上海体彩网